与我弟的一次通话

有段时间没有联系我老弟了,昨天晚上给我老弟打了个电话,电话打过去,他正在在他们集训队写算法,这时心里挺欣慰的,因为他们平常的安排是周六训练一天,而周日可以自由安排或者休息,相比于我们只有一个晚上自由度更高了,这次通话打了二十分钟,跟他聊了最近我身边发生的事,也听他说了那边的事。

我弟在南阳理工,高考过一本分数线9分最终选择了这个学校,我比我弟入学早,每当跟我爸妈打电话,他们总在通话最后跟我说:“多跟你弟通通电话,在学习上多指导指导他”,我能体会到我爸妈对我弟的期望,所以每次通话都会跟我弟说我大学的一些经验,告诉他当前阶段应该做什么关注什么,有时候,可能太爱说(爱唠叨)了,我自己没有发觉,之前总听他在电话那边“嗯嗯,知道了”的回答,直到这次我才意识到我管的太多说的太多了,很多事可能他做好了(例如他担任他们集训队的负责人,跟朋友/同学/室友相处,专业课学习等),我有时总爱强调一下使他听烦了,在这方面我应该反思。

在初高中,我父母特别是我妈特别爱说爱唠叨,当时很烦,觉得自己能做好事情而父母总管太多。现在,不知不觉我又成了爱唠叨的人,曾经我比较烦的人。到大学算是没人管了,有时候想找人吵一架都没有人,有的是自己要做的一件又一件的事,还有一个个的决定。每隔一两周我给父母通电话,我不再觉得她们唠叨了,我们会聊一些平常的事,发生再我身边的或者他们感觉新鲜的事,即使在冬天的冷风中会让人觉得倍加温暖。

以后再也不唠叨我弟了,给他最好的指导是做他的榜样。加油了,以后要找个好工作。

我弟有些方面是比我做的要好的,例如算法和博客,我偶尔会给他点赞,你们也可以去他的博客看看,如果你浏览了可以点一两个赞再走,算是对他写作一点激励,感谢了。

他的博客:https://blog.csdn.net/qq_34261446

于 2020-12-9 倦鸟。

# 随笔 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